我们犯了错

作者:!!Qso1Kr9WQWm
翻译:azurestocking
校对:faurschou

!信息开始

我们犯了错。无论这个结论如何令人心痛,都是如此简单且无可争辩的事实。这谬误并非出自我们的观察所,因为它是我们所创造的最完美的机器,而它们所展示的也不过是不经过滤的事实;这谬误并非来自预测机,因为那是一台不带任何主观情感偏差、通过纯粹而绝对可靠的逻辑将原始数据转化为有意义信息的设备;不,这谬误来源于我们自身——这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们,这些自以为永不失手的生命体们。我们将要为此负责。

这一切发生于须臾之间,以我们的计量单位而言,不到6^6帝厘;尽管我怀疑,倘若真有谁接收到这一信息,彼时我们的度量衡也将毫无意义。在光子传播大约2^14帝厘处,我们检测到了一个正在成长的文明发出的微弱广播信号,源自于星系的中心。在一开始,这些泄露的广播信号质朴且无序,很快连同其上所携带日益增长的信息内容,在复杂程度和强度上迅猛发展。我们通过我们的观察所,发现那个世界充满了冲突与暴力,遍布着野蛮群居的短命且繁殖迅速的寄生虫。那是一群粗俗未开化的生物,性残暴,好互相杀戮,行事毫无对生命的尊重,亦无任何理智。即便是它们的艺术也彰显着冲突与苦痛。它们通过一些古怪的文化模式划分阵营,将致死作为他们全部产业的目的。

它们令我们受到了惊吓,但是我们远离它们,且远比它们年长且睿智,所以我们并不烦恼。随后我们眼见它们仅用在它们短暂一代的时间内裂变原子、划破苍穹,我们开始感到忧虑。其后,它们开始活跃地传播信息、向着宇宙空间发出问候,我们感到了恐惧。它们向所有听众以和平的承诺与同志情谊布道,我们却已通过长期的观察看透了它们的谎言。它们知道我们的存在,它们想要找到我们。

谋划者向预测机发出询问,答案是严峻的:它们将繁衍、壮大,随后像是一波不可胜数的害虫,涌出它们所在的母星系,将沿途一切吞噬殆尽。若我们不予理睬,也许就在6^8帝厘之后将会被其毁灭。我们带着我们隐痛的躯壳,决定开始行动,指点我们的命运。

慈悲之礼长达8^4步,开口为其长度的2/4,内载重达4^4单位的机械、燃料和压舱物。它将用其自载燃料将自身推进加速至光速的2/8,然后通过转化星际基础元素的2/2来进行无止境的加速。最终抵达时,它将无限接近于光速。它们不会观测到它的来临。在发射之日,我们默哀、庆祝与反思。此举之可怕使我们每个人都心情沉重,即便它是必要之恶,也丝毫无法宽慰我们。

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过错时,慈悲之礼刚刚穿过外层彗星轨道,但那太迟了。慈悲之礼无法被拦截、召回或转向。工程师与施工团队皆为他们的劳动成果所携可怕力量而惊骇,陆陆续续地选择了安静地自我了结:或脱下防护服走入辐射区,或关闭了在零气压区必要的安全设备,或直接切断了自己营养供应,直到他们的新陈代谢停止。当初,施工所致大量死亡迫使谋划者们简化了慈悲之礼的设计与构造,因此最终除了最基础的巨型动力引擎和稳定系统外,没有时间进行任何额外功能的设计与建造。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满怀着羞愧于恐惧,注视着携带着种族灭绝力量的光芒在遥远的虚空中,消失为红外线。

那些生物成长了,然后改变了。在短暂几代生命期间,它们消灭了战争、抛却了它们的暴力倾向,转变为投身伟大的生命与艺术的种族。我们眼见它们重塑自身,再重塑了它们的世界。它们脆弱柔软的身体被闪光的金属与塑料所取代,它们用无处不在的通讯网络将所有人共联,以如此激昂的力量与情感生产出银河系前无古人的艺术,也因为我们,将后无来者。

它们将自己的家园转化为它们概念中的天堂,并以10^6单位地以我们只能艳羡的速度与活力向周围星系扩散。它们的身体已能适应任何环境,从它们母星系最内侧燃烧的表面,到最大气态行星的大气层与其间冰冷的真空。它们将它们的星系建设成了美丽所在。一开始我们以为它们只是穿梭于岩石星球与月亮间开采重要资源的矿工,然而我们紧接着目睹了它们工程的目的——艺术作品雕刻于每一个表面,在整个系统各处交相辉映,随着核聚变燃料尾迹翩翩起舞。然而,我们可怕的慈悲之礼降临了。

在慈悲之礼相距它们不到2^2帝厘时,它们观察到了它,它无穷接近于光速,其降临几乎紧跟它自身光芒的闪现。那一刻,即便相对于它们自身短暂的寿命来说也为时尚短,超过10^10的生命体准备着迎接死亡。被居住世界与残忍光速所隔离的情侣们互换了最后的话语,仍在行星上的工程师们拼命地工作、铺设出足量的传输设施,用以将无以计数的通过必要神经元件改造的民众们上传。与此同时,其余已位于数据化世界的个体,则从他们的数据库中转存数代积累的音乐与文学,为新乘客腾出空间。而那些缺乏必须硬件设备或时间去改造自身的人,向着死亡妥协,或在恐惧与痛苦中抓狂,或只是在如此境况下尽可能好地继续生活。

慈悲之礼突如其来,撞击的强光出现在我们的天空中,那闪烁明亮而残忍,即便是未经增强的视觉接受器也能看见。我们为距离我们数帝厘之外的牺牲者注目、哭泣,在象征毁灭的光芒到达我们之前,它们就已经死亡。6^8单位曾经直接或间接参与了慈悲之礼建造的人们,用粘合剂密封了他们的通气孔,用以作为他们在这一残暴行为中扮演的角色做最后的致歉惩罚。光芒暗淡,星尘散去,我们的谋划者们重新聚焦于虚空中那个曾经闪耀的蓝色星球所悬的位置,只看到了一片尘土,与形单影只的卫星惨白的反光,被包裹在一片曾经属于其母星、正在燃烧的稀薄大气层里。

辐射和高速飞溅的残片几乎毁坏了整个星系内圈,无数大陆板块大小的熔岩巨石承载着死灵的哭喊以逃逸速度冲出星系外围,注定了在广袤的虚空中永远游荡。慈悲之礼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却并不彻底。在星系外空的阴影之下,细微的光点闪现,从私人飞船到世界飞船,划出数以千计的核聚变尾迹。以血肉与钢筋为躯的10^6单位的幸存者与记忆银行准备好了重建。在短短的一瞬间,我们感到了宽慰甚至喜悦,期望它们的艺术与文化可以从我们给它们施予的可怕灾难中幸存。这时,我们收到了信息,从它们千百万飞船上同时发射,直指我们的母星,重复着同一句话:

“我们知道你们的存在,我们会找到你们。”

!信息结束

F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