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陈果觉得自己是父亲去世之后突然长大的。

人走了,身后事接踵而至:开具死亡证明、注销身份证、停用银行卡、退付保险余额、房产继承公证、缴纳住院与火葬的费用……

自己成为了自己的经济来源,舍不得再依赖洗衣店,于是衣服都自己洗;父亲早年投资的一处公寓仍在租期,租金每三个月收一次,租客常常赖账推诿;网吧各种收入支出的打点她从头学起,上税做账一类事情也必须有所了解。除了这些,同行竞争和社会世故在她失去了父亲这个最大的屏障后纷至沓来,她操起了这个年纪不应操的心、去了这个年纪本不会踏足的地方、早早练就了一套为人处世的技巧。

那年她十八岁。

2

母亲去世时陈果还没有记忆,因此悲伤被冲淡了不少。跟她关系最近的死亡是一年级任课老师因病去世,她八岁,跟一群同学走进灵堂,十多分钟之后就不得不擦干眼泪去上课了。

因此,“死亡”这种词汇,给她的印象寥寥。作为普通的女孩中的一员,陈果根本不会将它跟任何一个眼前的活物联系起来。至于父亲,永远是儿时记忆里力大无穷的壮年男子,坚实的肩膀能让她在坐上去的一瞬间长高一米八,伸直了的腿能当作滑滑梯,发怒的时候能打得她哇哇大叫。

陈果不是一个神经大条到罔顾亲人的人,相反,她很清楚自己的父亲随着年纪增大,身上有着诸多令她担忧的小毛病:长期缺乏锻炼,体质直线下降,难免出现胸痛和失眠的情况;轻微脑供血不足导致频繁的哈欠;患有泥沙型胆结石,忌口高胆固醇和高脂肪类的食品;皮肤患有人工荨麻疹,一抓就全是划痕,又红又痒。

她曾经多次为父亲健康状况而担忧,提醒他定期体检、注意调理,却在父亲的不在意中不了了之。中年人呈现出越来越多的亚健康状态在当今实属正常,没有人会把它们往“致命”上联想。潜意识里父亲仍是那个会长久陪伴她到好几十岁的存在。

而她也与同龄人一样,在该纠结面貌的时候纠结脸上几颗阴魂不散的青春痘,在该烦恼学业的时候对着成绩单抓耳挠腮。拥有诸多年轻人共有的缺点,叛逆、好奇、冲动,和同学勾肩搭背、吵架冷战;成绩中等偏上,大概能上一个过得去的一本院校;晚自习会偷偷在书本的掩护下玩玩手机;朋友遍布整个年级,常常聚在一起痛骂应试教育,然后在长假的最后一天晚上潦草地抄完所有作业;也和自己的父亲撒娇、置气,因为生活中的小矛盾顶撞他,然后被无条件地原谅。也正因为如此,之后的一切似乎都来得过于迅速。那个漫长的暑假她坐在网吧前台里整整三个月,时刻面对着父亲最大的一笔遗产。

前往北京就读,或者留在杭州。

换言之,是转让网吧,还是放弃学业。

自己做下的决定,应由自己来承担后果。这向来是陈果的风格。

面对所有亲戚担忧的目光,她仅有的回答是第二天在南山公墓烧掉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将头发束成了马尾。

3

网吧老板这个职业,一点也不好做。

除去商业头脑、处事能力等正常的能力要求,网吧鱼龙混杂,总有生不完的事。她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恶性竞争、寻衅滋事、出言不逊。网吧曾被恶意破坏、被偷盗,或因为涉事金额不达某个数量标准而不被受理,或打电话求助警方被接线员直言难查并劝放弃;被人身攻击、被威胁要寻仇,她安慰员工,自己却怕得不敢闭眼,在枕头下面藏着一把水果刀。失去保护人,她经常陷入迷茫与恐惧中,却不敢缩头。兴欣网吧是父亲的遗产,如今只有她来支撑。

陈果开始玩荣耀,是在她接手兴欣网吧的第六年。她十七岁的时候,荣耀第一区开服。陈父看到了这个游戏的巨大潜力,痛下血本大做文章,给全部电脑硬件升级。好在这个游戏没有辜负他的期待,网吧爆满,为此他开心得在那年的圣诞节手工做了一棵圣诞树。她二十岁那年,荣耀电子竞技职业联盟成立了。

离兴欣网吧不远处,新来了个马沉毅,做的也是网吧,号称要走高端路线。四处打听打听,转个背就把客流分走了好些。马老板一介男性小市民的典型:样貌不算丑,也不算赏心悦目,总有几分小心翼翼的贼眉鼠眼;不聪明,但也会钻营,总爱耍点小滑头;不善良,却也说不上有多邪恶;对国家大事和当地新闻如数家珍。他刚来那天晚上堆一脸笑,邀了附近几位同行老板,美其名曰良性竞争、互利互惠,然后上湖边某著名饭馆组了个饭局,并透露:就是杭州这附近,有个同行搞荣耀战队,看来是要发财。

彼时陈果二十岁,正常情况下是还在念大二大三的年纪。在这时接手网吧这个于她而言的庞然大物,维持基本业绩已是倾尽全力,因此追求稳妥,自然对此不作他想,倒是几个同行前辈不甘又嫉妒地叹惋了一番。荣耀刚出就下血本更新设备不说,老底都给投了进去,把那个在网游里刚冒头的小毛孩子拉队里了。叫什么来着?哦,一叶之秋嘛,是个战斗法师。现在职业圈那群人都管他叫斗神!

陈果小小年纪经历艰辛创业,早早地把人间疾苦尝了一遍,自然对游戏少年玩家们之间流传的古怪封号不以为意。人生多得是油盐酱醋,又不是金庸小说。网上是叱咤风云的“斗神”,而操作者都不过是个某游戏职业玩得特别好的小毛孩——她镇守网吧多年,见得多了。她虽在网吧里泡了多年,网游却玩得很少,对荣耀兴趣不高,比赛直播都交给下手操办。 “荣耀难,我手残。”陈果打着一个流行手游,头也不抬地对旁人说,“还胆小,玩求生之路我都怕得要死。”

一开始,本着一个老实生意人的质朴,陈果对嘉世的感情仅限于作为某种共生关系的庆幸。嘉世三年来如日中天,其俱乐部地址恰好就在兴欣网吧不远处,中间只隔了一条湖滨路。这个路段颇受荣耀玩家们青睐,兴欣网吧凭借着天时地利人和,成了嘉世粉丝们首选的落脚点和大本营之一。陈果自然在这来来往往之间坐享其成;也正为如此,“斗神”的名讳不绝于耳,说的都是此人何等威风,何等神秘,何等令人向往崇拜。陈果虽从不主动关注,倒也对荣耀联赛和嘉世战队略有了解。关键词便是叶秋。

也就是第三赛季的时候,她因此交了个男朋友。对方是在西湖湖滨商圈工作的白领一个,嘉世死忠粉,时常趁下班顺路过来打荣耀,期望撞上某个隐姓埋名出来体验网吧生活的职业选手。碰上牧师赵子霖不错,是吴雪峰当然更好,要是叶秋那岂不是中了彩票?虽然这个概率与彩票中奖也不相上下。有时他加班到很晚,前来时夜班人少,陈果跟他打了多次照面。一来二去成了熟客——后来成了男友。恋情持续了数月,以分手告终。原因是对方升了职,工作更忙不说,对女友的期望水涨船高,连“喜欢”都不能成为可靠依据,而陈果作为致力经营父亲留下的网络会所的年轻女老板,自然不符合其他(或者对方母亲)的依据。

后来陈果对传说中的叶秋产生了一种单方面的休戚与共的亲切感:既无关于交集交际,又不关系两人本身。毕竟,叶秋的真容,连嘉世最大赞助商的广告海报上也没放过一个;实在不行,一个十分暗黑朋克的剪影充数,身后一把修长战矛乌黑光亮、威风凛凛,以象征那是大名鼎鼎的战斗法师。只是论年轻、主力、长情于事业,陈果算一个,一连三年始终藏在对面某处的那个相貌不明的斗神——那个过去同行口中玩战斗法师玩得非常好的小毛孩——也算一个;连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恋爱了又失恋的起伏,她与叶秋的关系也未曾改变。

嘉世三连冠那天,陈果破天荒出去凑了个热闹。她站在吧台里往对面的投影上看,花花绿绿的技能没看明白,跟散文似的形散而神不散的走位也没看明白。而在最后一刻,一切的光、声、图形和情节,如同被极高温气化般飘散,又液化,融在人眼中,突然井喷——光鲜亮丽的花骤然萎谢,从中迸脱出一个黑金相间的高大身影,血花从枯萎的光芒之花的花蕊随之绽放。斗神傲然而立,长矛底端直扑出一道燃烧的赤色火焰,向屏幕外泼洒而来。

她看呆了。光影一变,人群聚了又散开,门外汽车湿漉漉地飞驰而过,呼呼作响,远处隐隐有雷声。网吧里的沸腾不再重要,那个休戚与共的模糊影子突然鲜明地闯进了她的大脑,带着山雨般铺天盖地的长啸。

她想,这就是斗神,嘉世的斗神一叶之秋。

4

年龄二十四,放在网游玩家群里已算高龄;要是个职业选手,大抵已处在退役前夕。陈果开始玩荣耀的契机是一叶之秋,直接诱因却是嘉世新人女选手苏沐橙。原副队长吴雪峰在二十五岁告别联盟,策应重任交与初出茅庐的枪炮师。就在他离开后的头一个赛季,也是陈果正式开始关注嘉世的第一个赛季,前三赛季都异常低调的三朝冠军队破天荒地接了个大广告,代言本地茶饮品牌茗乾绿。

这茗乾绿的名字取得很有几分风雅,还有意附会了一下当年乾隆南巡杭州,为西湖美景好茶所醉,于是回京依葫芦画瓢地挖了个昆明湖的故事。故而此前茗乾绿的广告都走古典范,创意承袭自某名酒品牌的一则广告,绿色为主调,背景缀有写意山水,画中古装江南美女衣袂飘飘,就差捧出个酒坛子高呼“名门之秀五粮春”。如此照猫画虎,缺乏爆点,自然销路平平。餐饮市场竞争向来激烈,茗乾绿不温不火多年,但事到如今也算家大业大,绝不能坐以待毙,便意图在基数庞大的网游玩家群体上大做文章,以吸引并拓展顾客群体。

肥水不流外人田,杭州品牌自然相中了同城如日中天、前途光明的嘉世战队。陶轩三年来痛定思痛,也早有准备,当仁不让地推出了本队重点打造的女神新人苏沐橙。

眼看主队终于有了动静,向来在商业宣传上恨铁不成钢的粉丝们自然极力配合。员工们将兴欣网吧的几个饮料柜换上了嘉世茗乾绿合作主题的涂装,印有联盟第一美女的多张海报一字排开,威风凛凛。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三年憋屈的沉默后,这波广告似乎下了血本:有日常款,有队服款,有角色扮演款,每款造型至少两式,配合扫码小游戏,集齐全套能兑换聊胜于无的周边小礼品。海报本身谈不上设计精美,商业模板,变化是苏沐橙的装扮和动态。女娲甩泥点子的时候似乎格外眷顾,她一张脸精致得毫无瑕疵,却不同于明星美得富有攻击性,也不同于网红漂亮得流俗发腻。她像方才出浴的姑娘的嫣然一笑,又像大难不死苏醒后见的第一张面孔。天然美到这个境界,同性间的嫉妒都烟消云散。柔美的年轻姑娘与冷硬的重型枪械的结合直击人心,确实是美得令人不得不颔首臣服,又惊又羡,唯有右键存图才稍许心安。陈果呆立几秒,遂一拍柜门:“我也要玩枪炮师!”

是时荣耀第五区已开放超过半年,玩家数目仍直线增长,来势汹汹。陈果等不及新年第六区开服,从前台拿了张五区卡。苏沐橙沐雨乘风,陈果就追烟逐霞,于是取名“逐烟霞”。

荣耀上手容易精通难,在游戏圈算是公理。高龄玩家陈果依靠偶像的力量,拿出十二分的刻苦,不久便入了迷,钻研连同苏沐橙在内的枪炮师高手玩家发布的教程。她还关注了苏沐橙的微博:她在湖滨商圈的麦当劳吃了晚餐;今天的口红色号是 Stoned Rose;她某日私服的上衣来自国内某平价网店,而半裙来自美国某设计品牌;连她新捡回来的小流浪猫也机灵可爱,通体雪白,额上有国画竹叶般的三撇黑毛,叶秋赐名:三毛。

作为一个疯狂粉丝,入门后的陈果甚至发现原来沐雨橙风早在联盟成立前就开始发布线上教程,而早年的操作风格与现今略有差别,一个偏主攻,一个偏辅助;一个较刁钻,一个较迂回。陈果水平所限,瞧不出太多所以然,倒见过好几个帖子以此为根据大肆分析,推出了许多风格转变和水平波动的可能原因,其中一个在她看来无比扯淡——换人。

陈果对此形同阴谋论的推断嗤之以鼻。按照楼主的说法,这位幕后高手高于苏沐橙甚至比肩叶秋,那么为何职业圈毫无踪迹?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独孤求败?

5

苏沐橙一路高歌,人气飙升,争议也随之加剧。刚风光没多久,新人墙如期而至,作为她初探职业圈的第一道试炼。同期新人已先后着了道,可论中毒最深,还数身居三连冠豪门的新晋核心苏沐橙一人。斗神三年来如铁壁般滴水不漏,身边尚有破绽可寻的新人自然成了众矢之的。各战队针对性战术层出不穷,苏沐橙毫不意外地撞了个头破血流。

对付新秀墙,不能靠躲,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构成墙的是各选手最显著的缺点,若不能靠一次次艰难的挣扎以克服,则在职业圈永无出头之日;这如同破茧,是构成完全态新人的一部分,也是职业圈的优胜劣汰和自然选择,成为每个选手的必经之路。各队硬扛新秀墙 debuff,从长远考虑而牺牲一定成绩以栽培新人,所以都保持着新人上场的合理频率。当同期生纷纷从中解放时,被针对得最狠、新秀墙也相应最高的苏沐橙仍在苦苦摸索。

不消说,格外拉长的战线结合此前的爆红引发了强烈的反弹。嘉世粉丝们对此种“拖后腿”大为光火,其他队粉丝则幸灾乐祸,嘲讽不断。按理说,在这种特殊时期,为了不败坏大众缘,再耀眼的新秀都会保持低调以避嫌;偏偏嘉世高层仿佛着了魔,苏沐橙的商业宣传仍然铺天盖地。

她初出茅庐,根基不稳,粉丝忠诚度尚未经过考验,人气暴涨却水分极大,乃至宣布“粉转黑”的“苏粉”已成了圈内一景,被其他粉丝截图收集以大肆嘲笑。任何提及苏沐橙的消息下,以冷嘲热讽为主的口水仗如影随形,因此她甚至得了个不太好听的“流量女王”的头衔。

前台小哥刷新微博时间线,弹出一条联盟专访,苏沐橙转发附了一条商业化用语“谢谢大家支持”,外加一个常用的笑脸。评论数远超转发,寥寥几条鼓励支持的留言被各种嘲讽辱骂淹没得几乎无影无踪;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甜美客气的发言显得很有几分强颜欢笑的意味。

小哥点开列表,陈果凑上去扫视一圈,顿时怒不可遏。女黑粉的话尖酸刻薄,尚且算有所克制的讽刺;男黑粉全无轻重,极尽猥琐和挑衅之能事,几乎算得上是多重侮辱。而不管是哪种,都远超一个刚成年的女孩的承受范围。面对那一行行诛心又轻飘飘的网络留言,陈果回忆起自己十八岁那年,在父亲去世后首次去收租。房子被租客擅自二次出租,实际住客赖账不还且拒不迁出。二房东则以合同未到期为由拒不负责,且在了解到她家变故时,不但毫无心软之意,反而借此对她大加恐吓威胁。那穷凶极恶的嘴脸,那么乘人之危,那么落井下石,那么有恃无恐……

曾经自己的无助、恐惧和愤恨,还有那种受辱的委屈,与此刻对苏沐橙的同情与同仇敌忾相融合,令陈果对苏沐橙的遭遇抱有最大限度的感同身受,气得几乎要掉眼泪,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喜欢的选手。一瞬间,她怒从心头起,一把夺过键盘,抓住其中一个骂得格外难听的男粉回道:“SB撸瑟说话嘴巴放干净点,你爸当初就该像你现在一样把你射进手纸里!不知道新秀墙的原理就麻烦安静如鸡,侮辱一个小姑娘还自以为很能耐了?真给你霸霸丢人,@韩文清 管好你们粉丝里的垃圾!”

语毕,意犹未尽,她重重地在句末多敲了几个感叹号,砸得轮班小哥目瞪口呆。

她气得几乎发抖,回到楼上套间,仍然坐立难安。粉丝之间的口角乃是常事,可哪怕明知对方的回复也不过是几行徒增愤怒的躁言丑句,她也难抵这种对骂的冲动。她飞速冲到二楼一台电脑前开机登录,找到了那条联盟的宣传微博。评论区里正掐得天昏地暗,而自己回过那条已经因为大量回复而被顶到了上端。

她一边发抖一边咬牙点开被折叠的数条评论,果不其然一连串不堪入目的回骂,大意是“嘉世狗有种JJC单挑”,而刚才她正在来回踱步平息躁动,自然没有回复,又被几个霸图粉咬住视作“没种”而大加羞辱。陈果气虽气,却也知道自己目前的水平。贸然迎战,恐怕只会让她所维护的苏沐橙成为笑柄。她焦虑地按了几下刷新,正要摔鼠标,这时,一个ID疑似僵尸号的陌生账号先一步回了挑衅者。

咻咻咻 xiu529:房间号 258873,密码 jiashiguanjun,速度,不来是狗。

6

无头像,性别男,粉丝仅有个位数,都因涉及广告而全部被屏蔽显示。注册时间非常早,但微博数量不出两位数,绝大多数是系统自动发布的客户端更新广告。关注列表里几乎都是注册时被塞的营销号,自行关注的仅有荣耀官方、联盟官方,以及几个职业选手。

陈果切回方才的比赛房间,茫然地望着频道里仅存的几行字。

“学雷锋做好事,”那人道,“不留名。”

是围观群众询问此人大号,想更完整地瞻仰大神风采。该大神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论坛里一个题目为《嘉世的战法真心惹不起》新帖飘了红,首楼正是方才那场对决的录像。

“爸粉和帝粉狗咬狗嘛,我也是闲得,就去看热闹。本来录像下来是为了供吃瓜群众嘲笑用,结果他们刚开打我都傻眼了,”上传者激动得唾沫横飞,“战法太特么猛了,上来一棍子把丫戳上了天,然后就唰唰唰咻咻咻根本停不下来,十分有他们正主的风采。那个爸粉落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个尸体了,连在频道里放垃圾话的时间都没有。太爽了,妈的!再看战法大哥一身乞丐装,大写的真人不露相、深藏功与名。卤煮不禁要问了,帝粉,你们内部是不是有什么战法培训班?求开放课程造福大众!给你们截了几个gif,感受一下。”

其中一个片段不到十秒,却包含了一个浮空四连刺、一个180度横扫、一个半空转身的天击。操作者手速之高,可见一斑。拳法师任由乞丐装的战斗法师殴打,连地面都没好好踩一踩。他的精心打扮和华丽装备为该画面添了几分黑色幽默。

“实在是惨,”楼主在动图下所附文字中说道,“我尴尬症都要犯了。”

跟帖众人纷纷膜拜,有一楼的评论格外显眼:“楼主的思路还是不够开阔,万一不是高手在民间,而是正主亲自下场呢?”

“叶秋大神忙着撩苏妹子,哪有这么闲?”

“叶神和女神普通同事,无锤请解绑。”

“正主亲自下场,冲冠一怒为红颜,逻辑可以说是十分自洽了。”

“世界上不是缺少锤,而是缺少发现锤的眼睛。”

“破案了,联盟大神为何夜下JJC?”

“你们至不至于?上网随便开个黑,说得跟开房一样。”

“为什么一定要谈恋爱?直播那次苏沐橙管叶神叫‘哥’,义兄妹关系好不行吗?”

“楼上是小学生吗?”

“那句‘哥’跟我们喊‘大哥’和‘老兄’一个意思吧,随口打趣的称呼。”

“俗话说得好呀,亲妹妹不如干妹妹。”

“死肥宅真恶心。”

“相信什么干兄干妹和红颜知己这回事的人也太天真了吧?非亲非故一男一女亲密成那样图什么,你们心里没点逼数吗?还是说你们母胎solo没经验?链接:《异性之间是否存在完全纯粹的友情》,搞心理学的专业人士写的,结论是不存在。拿好不送。”

“楼上瞎子?那个链接点进去第一段就表示本结论仅适用于异性恋。你怎么确定叶秋不是同性恋?”

“辱叶了!直男区腐癌鉴定师大军还有三十秒到达现场。”

“黄牌警告,相关话题请转耽美区。”

“凭什么不转百合区?苏沐橙就不能是拉拉吗?LGBT内部也要性别平等我谢谢您!”

“楼上是杠精上脑还是忘加狗头?”

“思考:陶老板容许训练室恋情吗?”

……

之后的楼便基本歪到八卦上去了。

精彩片段的短动图犹自循环。抛开立场,拳法师在战斗法师的矛尖翻滚,活像一支火炬,的确是狼狈得令人目不忍视。客观讲,这位迎战的霸图粉丝实力不差,不然也不至于敢四处叫嚣要求单挑——后来果然有人认出他是霸图某分会常驻的一个精英团长。放在民间,也算个万里挑一的高手。问题在于对手的水平显然不止于此,所以万里挑一很不够看。奈何战斗层次太低,来人的实际水平甚至无法被很好地估量,网友大胆猜测是叶秋下场,倒也不算太离谱。

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论坛上虽然聊叶秋下场聊得热火朝天,但没几个人真的把它当一回事。陈果却被这个假想迷住了。这场单挑是她的帖子引起的,在她为难时见义勇为的嘉世粉丝如果是叶秋,四舍五入不就等于叶秋对她英雄救美?

可惜我不是叶神女友粉,不然看到这些议论可不就兴奋得晕过去了?她喜滋滋地想。

倒是苦了霸图粉。纵容自家人被攻击实力也不是,辩解也不是——那等同于变相承认了身为嘉世粉丝的对手之强。本是想挑个软柿子来捏,却没料到踢上了铁板,只好打脱牙齿和血吞。陈果的挑事因此也被自家粉认为功德一件,又因微博里从前放过的几张自拍,她小小地出了名,结识了些朋友,被吸纳入嘉王朝的核心公会之一,刷本做任务总有“大腿”主动请缨。日后追到她微博的霸图粉丝不少,却也有嘉世粉丝帮忙骂回去。有好事者开帖感慨嘉世出美女,苏沐橙自然被放在最前,后面是支持嘉世的一些女性高玩和网红,陈果赫然在列。

她关注了貌似僵尸号的“咻咻咻xiu529”。那人偏偏是个隐士,在事情闹大后再也没有上线。经此一役,他已然是个匿名英雄,但凡他稍加活跃,一个民间大V便将冉冉升起,直播或营销都可变现。他人趋之若鹜的东西,他却表现得无动于衷。怎么会有人出了头却不愿享受凯旋后的拥戴?

陈果不禁唾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苏沐橙被新人墙困扰数日后,终于杀出重围。回归之战表现十分亮眼,一举拿下本场MVP,令各路黑粉都闭了嘴。嘉世唯一的弱点被消灭,粉丝扬眉吐气。就算是花瓶,也是钢筋混凝土花瓶。凡涉嫌贬低她实力、唱衰她职业前景的论调后都紧跟一张上书苏沐橙大名的混凝土花瓶的图片,据说是公会里一位支持苏沐橙的工业设计师特意渲染的。又有人酸她靠当床伴上位,便得到回应说:难不成陶轩下半身开过光,睡了就能让人拥有拿MVP的实力?嘉世粉丝们愉快地把这个梗玩了下去,跑到嘉世官博的陶轩采访下排队求老板一睡。

到后来甚至发展出有嘉世特色的玩笑:比如“赵子霖最近状态也太烂了,求陶老板把他睡一睡吧”,或者“你打成这个德行,是想和陶轩共度春宵吗?”

类似的事情总有很多。无敌的战绩在手,嘉世粉丝们春风得意,只把来自外界的不和谐音都当成狗吠,嘻嘻哈哈中总能扭转局势。

元旦时,首届全明星周末活动开启,新星苏沐橙与毫无悬念的叶秋一同入选。她在台上落落大方,又迅速圈了一批粉。受她影响,荣耀中选择枪炮师作为职业的女玩家也越来越多。比如陈果所在的公会里就新来了个叫“金香”的小姑娘,嘴甜又活泼,成天跟在他们一行人后对她姐姐长、姐姐短。陈果全当自己有了个招人疼爱的妹妹,游戏和生活中都处处相让。

然而她的自得和舒坦没持续太久。

第四赛季决赛局,嘉世和霸图这对老冤家狭路相逢。季冷舍命一击,嘉世输了。

有关“第1章”的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