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这几年每到冬天,地球极地的寒意就跟泄洪似的倾倒在美国平原。大雪下到傍晚才消停片刻,四处都覆盖着厚重的白。从室内走到查尔斯河沿岸,周围环境好似瞬间脱了一层,从暖洋洋的人声嘈杂变成了浸在冰冷空气中的寂静。吴雪峰把手揣在口袋里,半张脸藏在围巾里转了转脖子,黑暗的视野中躺着一条长路。

他看了一眼腕表,刚过午夜。在相隔十三小时时差的地方,嘉世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嘉世队长叶秋退役。直播中,嘉世出镜的代表里,他认识的人只有陶轩。一个陌生的管理层人员站起来,字幕适时地提醒他那是外宣部长王升。

联盟剪辑了一叶之秋的比赛录像,吴雪峰勉强从背景的花花绿绿中认出了面目全非的气冲云水。凭着残存的游戏经验,他在一叶之秋转身时,在脑海里敲出了一个念气罩。屏幕中的那位却在同时攻向了别处,一叶之秋顿时腹背受敌。一个漂亮的苦战片段。

吴雪峰知道联盟想展示的是一叶之秋以一敌三时无与伦比的强悍操作,但那个片段——在他或者叶修的眼中——并不是多么好看的团队配合。

他往前走了几步,桥梁冻僵的水泥台阶下堆积掺着杂质的冰块。河面看起来是凝固的,在雪花飘上去时巍然不动,看起来无坚不摧,大片白色反射着黑夜里仅有的光。他自己本科的时候在学校冬日雪后的水面上见过冰面中间坍塌的窟窿。边缘平整,中间盈着冰水,大约是谁踩上去的结果。

现在他看叶修类似于透过玻璃看什么,共情足够,却又少了点设身处地的沉痛。成年人的生活是自持而冷淡的,并无“没有什么就无法生活”的戏剧性。陶轩被商业化筛过一道的冷酷令他遗憾,到目前为止他却也没有任何要联系当事人的打算。他的立场在更加清醒的、属于旁观者的位置,理智说这是职场上最正常的现象。如今的联盟显然与当初他所处的截然不同。

2

夏天耗尽后,北京的秋天来得迅疾而直率。气温肉眼可见地直线下降,没过多久就召来了狂风。行道树上,乌鸦在汇聚。黑色地面开始点着零星的鸟类排泄物飞溅的白色斑点,可预见过不了多久就会密密麻麻。

这是吴雪峰毕业后第一次返校,恰逢下午课程结束,主干道上飞驰着各色自行车,在教学楼附近堵塞起来。关榕飞费劲地从乱七八糟的自行车空隙间挤出,给老旧的自行车上添了一道划痕,皱着眉咕哝了两句,然后冲着路边的吴雪峰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他跟往常一样穿着一件起了球的长袖条纹衫,戴着厚厚的眼镜,头发凌乱。由于长期缺乏运动,身材中等偏瘦。

关榕飞是吴雪峰在校内比赛中认识的。当时吴雪峰在计算机系读大三,是年级著名的学霸兼游戏高手,而关榕飞误入土木系,在业内大环境严峻的形势下迷茫不已,终于在大二末期这个尴尬的时间点找到了真爱,计算机。荣耀上市后,关榕飞和同学们开黑了几次,就对用技术手段研究装备编辑器欲罢不能。由于数学底子好,码力也相当彪悍,很快在学校里小有名气。

陶轩在餐厅等待已久。见人来了,站起来上前一步,用对方不习惯的客气伸出了手:“你好你好。”

“你就是叶秋?”

关榕飞跟陶轩简单握了手,打量旁边的少年。叶秋看起来和校园内的学生差不多,面目青涩,衣着随意,顶着两个黑眼圈,没有什么表情。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看上去略显疲惫,整个人却充溢着青春期男生势如破竹的昂扬。

“你好你好,”叶秋说着去抖烟,“抽吗?” 关榕飞摆摆手,多看了他几眼。

“哦,那我自个儿去外边。”叶秋不以为意,叼着烟含糊说。等陶轩点完了餐去结账,站起来让路时就顺带拍拍屁股往外走去。

“最近怎么样?”吴雪峰笑道。

“不怎么样。”

“我听说保研出问题了?”

“坑死了。开学第一周突然宣布推研名额大幅下调,没准备,”关榕飞说,“我被挤出名单了。”

“所以?”

“几天内必须立刻决定是否申请直博。”

“没计划吧?”

“没有。不想搞土木,要是申博转专业呢,我也不想搞研究。只能准备出国。”

关榕飞从桌子边退到靠椅上,用指关节敲击着桌面。吴雪峰把学校餐厅里兑得浓如含糖药浆的饮料端起来喝了一口。

“还有就业?”

“没错。对了——”关榕飞说,“我看了你们的比赛,叶秋打得很好。”

吴雪峰了然地一笑:“是吧?”

“你呢,今年22?打不长久吧?”

“我就相当于gap year吧。”吴雪峰笑道,又补充,“不过技术人员的话,应该没有这种年龄限制。”

关榕飞点点头。

“之前跟你联系这件事,我估计你也有一些想法。”吴雪峰说道。

“你不是说你要给我看什么吗?”

吴雪峰把一张表面略有磨损的初版卡递了过去:“你看看这个武器。”

“银武啊?”关榕飞心领神会,“却邪?”

“不是。”

“千机伞。”加载完毕,关榕飞照着武器名念了一遍,“你们嘉世现在就开发出第二件了?”

“你先看看。”

关榕飞狐疑地低下头去,没过多久,吴雪峰就看见一丝惊讶浮现在他脸上,愈演愈烈。

“怎么样?”吴雪峰笑道。

关榕飞取下眼镜抹了抹。评语简短,说话的神情却很笃定。

“很强。”

“让你单独捯饬,能做出来这样的么?”

“没想过,不好说。”

关榕飞啧啧称奇,在编辑器里反复拉动着千机伞的空白模板。

“叶秋不拿这个打?”

“这个号跟俱乐部没关系。”

吴雪峰撑在桌面上看着屏幕低声道。

“那这谁做的?叶秋?”

“不是,另外一个人。”

“那他人呢?”

“死了。”

关榕飞有些诧异地直起身子,往后快速瞥了一眼。叶秋过足了烟瘾,正和陶轩一起走回来。

“这个武器毛坯的构想很新颖。”关榕飞再次肯定道。

“这种全职业打法叫散人,作者也是个玩家。不打的人不会出现这种构想。”

“我进嘉世就研究这个?”

“当然不,是却邪——拜托,什么表情,却邪也是顶尖的好吗?” 吴雪峰哭笑不得。

嘉世最先引起关榕飞兴趣的并非一叶之秋本身,而是那把联盟内仅存的两件银武之一,却邪。在自制武器研究尚待开发的早期,绝大多数银武尚未突破橙武的能力范围。但却邪是一件真正的银武。它的属性强得超前,好比在冷兵器时代出现了一个穿越时空的枪手。

“今天来找你主要就是为的这件事。”吃到尾声,陶轩用公式化的口吻微笑道,他看起来恢复了正常,又变回了年轻创业者最拿手的侃侃而谈的模样,“我听说你是……学土木的,对吧。没有不尊重的意思,它确实随着社会进展到了一个黄昏期,它是非常典型的中国传统行业。但互联网,现在还属于一个蓬勃发展的阶段。电子竞技呢,就是其中新兴行业的代表,正处于急速上升期。”

“电子竞技的产业规模,相对传统行业来说,发展余地还很大。但近年来,群众基础、从业人员和相关市场都在扩大,人数可观,黏性也很大,这种竞技运动各方面的吸引力,对年轻人来说,跟足球篮球明星是相似的。”

开饭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叶秋在陶轩发表了一番演讲后,悄无声息地对着盘子里的比萨挑了挑眉,嘴角边有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虽然我们相对北京上海那几家要……怎么说,草台班子一些,”

说到这个词的时候陶轩终于脱离了成功学讲师般的自信,露出稍有些心虚和讨好意味的短促一笑,“不过你也看到了,这是第一个赛季,我们今年的目标就是夺冠。我们现在也在高校间组织比赛,挖掘有潜力的人才,准备建立训练营,一切都在踏入正轨。这点你不用担心。”

“现在联盟里对技术方面的建设,大多数都还没有开始。嘉世的资源、平台、进度,都遥遥领先于别的战队。老吴说你对荣耀自制武器系统很有兴趣,嘉世可以为你提供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

陈词完毕,陶轩有意无视了叶秋的嗤笑,望向关榕飞。

“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自制武器的原理非常简单,通过集合运算和实验把属性提取出来,加在毛坯武器上。说白了,就是装饰器模式。”

“什么?”陶轩问。关榕飞的语速又快又含糊。

“装饰器模式。”他又迅速重复一遍。这次陶轩勉强听清了。

“难点是集合运算和实验过程。”吴雪峰说。

“怎么解决?”

关榕飞靠在椅背上,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简短道:“试。”

陶轩的笑容在一瞬间变得有些难堪。

“要多少?”

“不好说。”

“大致估计一下呢?”

“我这样说吧,”关榕飞道,“武器属性和组合变换是预定义的,其中还有各种限制条件。系统提供的所有这些信息都在已有武器里面。”

“那意思是我们得拿到荣耀所有武器,每种还不止一个?”

“所有武器倒不至于,”吴雪峰说,“但要做出某个属性,一定要具备某个属性的武器来参考。我们可能会凑巧搞出个什么新属性来,但是那样太偶然了,几率小。效率最高的方法还是从已知入手。”

“也就是需要囊括几乎所有属性的武器?”

关榕飞犹豫片刻,点头:“对。”

“能再少吗?”

“这个……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尽量节省运算和实验的耗材。”意思是除了仰仗技术人员水平以外别无他选。

在场的人除了陶轩都是大学本科的年纪。他打扮最人模狗样,为表重视,身上裹了一套大学期间买的普通西装,材质版型离光鲜笔挺的高级定制差了不少,在学校简配的西餐厅的惨淡灯光下显得尤为颓丧,几乎像是一个刚在裁员中被炒鱿鱼的小职员。

“能解决吗?”陶轩转过头去问叶秋。

叶秋不以为意地点点头。

“刷材料和买材料,怎么都是必须的。都一样。”

陶轩突然有些局促地瞥了关榕飞一眼,后者正在漫不经心地靠在旁边玩手机。陶轩稍稍往吴雪峰和叶秋那半张桌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不一样。刷副本抢BOSS,公会运作这一套要人力,我们赶不上别人,谁上?”

“我啊!”叶秋说。

“之前说要标准化作息,你们打比赛还熬夜透支?开玩笑!”

“技术部门是一定要有的,越早越好。”

眼看叶秋顶着陶轩的目光又不置一词,吴雪峰接过话题。

“是这样的,目前就银武的研究来说,嘉世是绝对领先的。这半个赛季,银武对队伍实力的提升,你也看到了。如果就此止步不前的话,到后面面对的竞争反而会更严峻,不如先下手为强,一直保持领先。作为技术部门,也可以开发训练软件,甚至向外界出售一部分。”

叶秋丢了一根薯条到嘴里:“就是这个意思。你意下如何?”

“我会好好考虑。”关榕飞道。

“是,得跟爸妈报备一下。”叶秋漫不经心地蘸着番茄酱,“可以吧老陶?”

陶轩终于饱含笑意地捧起杯子,忙给自己灌了一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