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一篇发乎情止乎扯的安利

淮水绕孤岫:

首页小伙伴们打扰了,我来推文 →《荆棘王冠》by侑李 

写了许多废话,还是心中激动不能平。谢谢作者太太的好故事。

(下面都是剧透)

这是一篇以刘皓为主视角的【叶修中心】【非叶&皓CP】同人文,没有洗白刘皓的内容,作者太太对两者的剖析让我同样震撼和钦佩。人物非常非常饱满,仿佛从不经意言行中看得见贲张血脉。刘皓的模仿与否认,欲望与构陷都在叶修看似无喜无悲的观察下无所遁形。这些线索被恰到好处地压抑着,等待情绪发酵,膨胀,水到渠成走上爆发点;最后以“切断”和“剥离”告一段落,以“面对”和“接受”引导释然。故事残酷地揭下幕布,揭示台上的神与台下的凡人之间,如云端山巅般不可逾越――即使风雪中凡间行走的神与故城中手持王冠的人也是一样;同时也在结尾,对终于看清自己欲望来自何处的虚荣人,保留与世皆亲的慈悲。

起点,冲突,爆发,结局,处处与原作一脉相承。

通过这篇故事,原作庞大的群像褪去颜色,叶修和刘皓成为构图中最鲜明的两点。这让我重新思考起叶修和刘皓两个人物的寓意。

刘皓自视甚高、对名利地位的追求重于实力本身,(他眼中的)叶修则笃定,淡漠,心无旁骛。刘皓一步步走来,关注的是又有多少人承认其权威供其俯视,叶修一步步回归,却只在乎他离光有多近。

刘皓起初是在追逐荣耀的,虽然这种追逐不知不觉间一直变化,且始终未高于他的自傲。面对着站上神坛多年的叶修,他对自己的过分高估和叶修的“冷漠”首先构成认知落差——他是这个领域的神,但他不承认我,他不了解我。

于是虚荣,嫉妒和无力感开始生发,他在想象中将“斗神”拉入竞争,如同放一尊神像挡在自己视线与荣耀之间,时时渴望着从“斗神”手中夺取荣耀,摧毁神像。荣耀本身的光芒日趋暗淡,“叶修也在觊觎同一件东西”所以才更值得登攀;冠军也不能直接满足他的贪欲,除非能同时将神坛打入泥潭。所以,在看到对叶修的负面评价时,他能够收获与褒奖相同的快感。对荣耀和对“摧毁叶修”的追求顺序已经被彻底颠覆,更接近“恶”的是,不是“正大光明地打败”,而是“摧毁”。

刘皓同叶修品行意识技术都差距甚远,偏偏他们离得太近了。近到叶修可以将刘皓的行为动机尽收眼底,而刘皓无论多么想显示自己与那些盲目的模仿者不同,都无法磨灭潜意识中的崇敬。他的情绪随着叶修的细微言行激烈起伏,更可怕的是,叶修的褒奖与别人并无二致,贬低却能在让刘皓如堕地狱的同时,彰显作为“斗神”的威信和贤明。

这与勒内·基拉尔在《浪漫的谎言与小说的真实》里的论述大概相通,叶修成为刘皓最终欲望的中介――“他非但不承认自己是忠实的随从,而且一心想弃绝与中介的联系。但是,与中介的联系空前牢固,……主体认为模式一定自以为比他高明得多,不会收他到门下。于是,主体就怀着五体投地的崇敬和无以复加的怨愤,两相混合令他痛苦。这种感情,我们称之为仇恨。”

很可悲,刘皓眼里的斗神与现实中迥乎不同,却头也不回地仇恨了下去。长期忽视的视野偏差导致之后的际遇成为必然,他也必须接受。

我想,普通人所追求的欲望里,常常有一个楷模,激励与阻碍并存。动力与无力感随之产生。人本身又比任何一个社会学模式或哲学分析复杂得多,无法量化望向高处的目光有多少是“神像”折射而来。也只能时时自省,自己究竟在追逐什么。

所以我不能接受“因为真实所以喜欢”的逻辑。也许我们都与刘皓有相似之处,或遇见过相似的人,但这种“共鸣”来自体验中的熟悉感,并非价值观的认同。极端地讲这是一种危险性:有时人拒绝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高贵的灵魂,宁愿与他人一同安于地狱。

然后想说叶修。

觉得原作中叶修也多少带有冷淡的神性,这也许来自他曾经衣食无忧,中间渡尽风浪,后来无牵挂无欲求。他对荣耀的追求是简简单单的一条直线,中间没有任何自己放置的阻碍。换言之,没有一个“中介”会转移他的注意力(也许存在过又消失,更加造就了他的无坚不摧),所以无处不可起程,眼里荣耀的光芒,不会被其他任何一件事物折射或掩盖。只这一点就纯粹得不似人间。

但原作中的叶修其实并不是神,凡人行走世间,风雪酷暑,阴阳相隔,亲友再逢,醒,醉,年轻老去,他的情绪感受都有迹可循。这些感受同时又是微小的,大战在即,它们就如同绵软小刺一样潜伏在后,容易令人移情,却又觉得“心疼”肤浅且不必要。

因为神的无所不能并不为人所钦佩,人的拼尽全力,才真能激励同类。

他依旧无限接近着理想本身。以强大的力量和意志为基础,给身边的人以信赖和自由,做着普通人需要的一切,并因为他与目的之间的纯粹,背负比普通人更多的重担。

所以我敬佩叶修,他在小说位面上是一个与刘皓之流天壤之别的人。

再说这个故事里,在刘皓的视角下,他是神。

刘皓以为,叶修可以不管不顾一切“语言艺术”,实际上他周旋于各大公会合作无碍,只是,他的“语言艺术”永远直接服务于最终目的;

刘皓以为,除了周泽楷等人,叶修对所有人都友好而淡漠,实际他也不会知道,叶修如何记得给陈果签名,帮她爆武器甚至头绳,如何对粉丝尽肺腑之言,如何在被误解的状态下,和邱非打完最后一场指导赛;

刘皓以为,如果叶修听见自己的声音,肯定自己的“才华”,就不会有之后的一切。

可是叶修一直在看在听,他让乔一帆转职阵鬼,观察一个操作发现小手冰凉,宽容唐柔在全明星赛场随心所欲,在拾荒现场成功发掘莫凡。他怎么会看不见听不见呢。

所以那个梦多么有象征意义,刘皓拼命想让叶修停下来,不惜刺下那一剑暴露内心最深处“摧毁”的渴望,试图以此交换他的理解和回应――承认我!

如同堂吉诃德目睹阿马迪斯降临,却对效仿的楷模挥剑相向。

那一剑也并没有摧毁叶修,却将八年嘉世的命脉撕裂一角,包括刘皓自己。

神并不在意自己与人间距离多远,那些包含惧意的传说,也都来自人类自己。

最后,如果说让我最热血沸腾的一部分是“神迹”那里,哪怕早已知道结局,还是深陷于作者太太笔力当中的话,

那么让我泪点崩溃的一句话,是刘皓最后去问叶修“是冠军吗”。

已经有过醒悟,有过忏悔,有勇气去切断之前的自己,时隔多年,“是冠军吗”这句话是一尊神像的崩塌,荣耀的光重新直射进他的眼睛。无法再谈原谅,但以往的汗水,梦想和走过的弯路一起,终于被现在这个人平和地接受。

那也是一切的开端。

“你永远爱着,而她将永远美好。”

我觉得,这是作者太太笔下,全职位面独有的慈悲。

THE END.

本来转评混更都不好意思了,但是评写得太好了,比我文好!让我最近几天补叶二不干正事的心非常愧疚(。

收到这么用心的评价我真的很感激,而且姑娘对我的情节安排的解读非常准确,甚至在意思上的表达上比我更加准确 ><

更开心的是姑娘在解读的时候注意到的一个小点,“在刘皓眼中”,我觉得这非常重要。之前在和别的朋友说,主视角会对描写有很大的限制,有的时候读者是真的会下意识地忘掉文章中的理解其实是视角所致、而将它当做了我本人的分析因此来怀疑我的立场……而除了叶修和虫爹,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时候需要更多组视角才能让被描写的人相对更加完整。

实际上,选择了视角也基本限定了可以仔细描写的方面。不同的人眼中的叶修,相应的描写各有着重点。而在刘皓的眼中,他的经历所限,加上他自带的情绪滤镜,叶修的形象只能展现出一个侧面,会比真正的叶修更片面、更夸张一些,淡漠孤立的成分也会比沐橙和陈果等人眼中的更多一些。也因此我没法去大笔墨地写叶修那些非常nice的细节,比如给邱非的指导赛、给云秀的建议、给沐橙靠的肩膀,最多只是几笔带过。但姑娘能在阅读的时候抓住这个前提做出理解,我真的很开心。

真的真的很感谢,最近收到了很多repo,我觉得我写得还不如大家表扬的万分之一好。它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以后会更加注意的。


2016-05-03 08:20:01 【柚胡说】 兴奋!激动!跑圈!谢谢太太的回复!蹲着等你更多的文!想看好多好多视角的老叶!=333333=

2016-05-05 05:55:13 【一条黑曼巴】 真好【抹泪】期待孙翔视角!原著看的次数越多就越觉得孙翔这个角色实在是很有意思,而且对叶修来说有点相对特殊的感觉。语死早没有办法像太太这样系统完整的呈现出来,但又实在其中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被吸引的无法自拔,忍不住去期待……看到太太的文真的真的超开心,觉得这次一定可以吃到想要的QWQ太太加油!!

2016-05-05 06:08:13 【侑李】 回复【一条黑曼巴】 孙翔视角本来是打算写的呀,他确实可爱,叶修对他的成长来讲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能完整写出来的话是个挺棒的题材。但叶修和孙翔的角色粉都比较忌讳有关一叶之秋的话题,我怕写出来要被两家追着打……于是就及时收手了(。

2016-05-05 23:33:06 【一条黑曼巴】 回复【侑李】 诶……?!是说太太不打算写孙翔了吗”(º Д º*)”(º Д º*)”(º Д º*)?!!

2016-05-06 15:12:29 【雪铭】 回复【侑李】 233333被两家追着打这句话好萌呀w~

2016-05-10 10:22:36 【从今开始做学霸】 回复【侑李】 还是好想看啊QAQ

2016-06-19 09:50:04 【我想飞在天空】 回复【侑李】 被两家追着打……大大你看我真挚的眼神。

2016-12-12 03:03:31 【“喻言苦”】 来晚看不到太太的文了,伤心

2017-04-22 14:38:15 【时雨崖下】 太太,求问有哪里可以看到《荆棘王冠》嘛,刚吃了安利发现找不到文了大写的悲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