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鸡零狗碎的长评

有这样的读者我是真的觉得很感动。如果我拙劣的作品能促使大家去接触、感知和体验更高级更厉害更伟大的东西,那么我的努力就不是徒劳的。谢谢姑娘:)

大!螃!蟹!:

 @侑李

很难记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迷上侑李老师的文章,可能源自某天关注列表里大佬的一个小蓝手,然后非常果断地一见钟情。
看的第一篇文章是《荆棘王冠》,当时为刘皓视角惊艳。
刘皓是一个小人,《荆棘王冠》在用小人的视角去看叶修。刘皓讨厌叶修有他自己的“道理”,有他自己的方式。他对叶修又惧又怕,他不服压自己一头队长,他憎恶叶修“看不起自己”,他恨恨地想:凭什么呢?你又算什么?你凭什么教训我?
这种性格成就的“道理”,成了刘皓要打垮叶修的信条。
这种视角下的叶修,仿佛他的每个举动都涂抹了不怀好意,每束眼神都沾染了不近人情。这样主观地看人很扭曲,显得自作多情甚至可笑。然而揭去那层偏见后再去看叶修,刘皓才霍然发现自己一直在嫉妒这个人的闪光处,每次自以为给予对方的伤痕,都被许以宽容。
这就是叶修人格魅力的强大处之一,他一直都宽容待人。面对恶意,叶修向来以“引导对方少走弯道”的主旨来回应,他有这个实力。至于其他,只能看个人造化。
显然刘皓没拐过弯来。
我更偏向于嘉世就是叶修头顶的荆棘王冠,而刘皓的恶意是中间最显眼狰狞的那根,直直对准太阳穴,时刻想着要扎出斑斑血迹来玷污,殊不知这更显出叶修的强大来。

相较于刘皓的狰狞恶意,陶轩对叶修的恶意就更为收敛,也更为心机。
刘皓的恶意仅仅出于对叶修才能的嫉妒和自身的浮躁,他的针对是单方面。
陶轩更为复杂。他与叶修经历过太多,从苏沐秋时代到三连冠,走到了最后的分道扬镳。比起刘皓,他显然能更全面地看叶修。他的恶意,更难说清。
侑李老师写陶轩视角的文章有很多,短篇《各得其所》、《群魔》和目前还没放完的《殊途》。每篇都有侧重,综合起来,陶轩的矛盾更激烈。
《各得其所》里的陶轩,看的不止是叶修,还有嘉世整个班子。相比于追求荣耀理想的年轻人们,陶轩显然更看重利益——这是根源问题。志向不同,立场不一,对自身能力的心高气傲,陶轩从一开始就是将伙伴看成了赚钱的棋子,只不过。他觉得自己能超人一等,看事“长远”,他觉得自己忍不了了,他得点醒叶修这个理想主义者,他不能再妥协了——“他是被逼的”。当他到了这一步,就已经压下了当初和叶修一伙打拼的友谊。老板和队员的身份不同,陶轩是这么认为的。

“你们都是赤子,只有我才是无耻之徒。你们为什么都愿意信任我呢?他颓丧而懊恼地想。”
陶轩也曾以他所认为的方式赤子过,只是他的性格,他的立场造就了这割袍断义的结局。与叶修的冲突是两人理想的对峙,从一开始的初心就不同。陶轩是会幻想“一夜暴富”的人,他渴望利益,渴望成功,与嘉世老队员们不同的成功。
《各得其所》的标题也道出了成员们的各得其所,吴雪峰出国,叶修打垮了嘉世,苏沐橙加入兴欣,关榕飞继续沉迷他的装备制作,陶轩也得到了他的钱。只是这之中丢失了什么,再难找回。

《群魔》着眼于陶轩内心矛盾最激烈的一段,也是他下定决心抛弃叶修的那一段心理路程。
侑李老师所有文章的起名都十分贴切。这篇文题应该引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写的小说《群魔》,可以看出,陶轩的后来所做的事与其取材背景中的涅恰耶夫的行为相似,他同样使用恶意煽动的手法,孤立叶修,欺骗外界“叶秋水平下滑”,迫使叶修退役。
《群魔》中有一段陶轩对叶修的迁怒。他觉得叶修不能理解他的苦处,连带着苏沐橙和死去的苏沐秋也是不可理喻的。他觉得他们太固执,太不会谅解,太不会变通。他将叶修归为“罪魁祸首”,因为他觉得叶修没有履行自己的义务。
事实上,叶修早在开始就谈好了条件,不露面,不接广告。这之间有苦衷,但陶轩不知道。陶轩只是认为,你赖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点长进呢——你怎么就看不到我的辛苦呢?你应该帮我的!
世界上不是什么都可以谈谈的。
被利益驱使,开始破坏最初的约定。这是他们之间友谊的最初信条。
陶轩想要个解释,叶修没给,只是沉默地继续打荣耀。
于是陶轩觉得不公平了,对叶修做出了更高要求。将自己的背叛的理由都推到了对方身上,扣了好大一顶黑锅。这可不怪我,都是因为你。
一种小人式的理所当然。
很多人都会在这个作出违背良知的行为时,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好像错的是这个世界,自己就是一朵纯洁白莲。很显然的自欺欺人,只是图一个心理安慰。
同样的,很多人面对这样利益的诱惑多少都会动摇。但陶轩太绝了,狠得超乎常人,他觉得自己简直英明至极,丢掉了一个包袱——叶修带给他的苦恼早超过了收益。
多么精明的商人头脑。
其实换一个人来当老板,也不见得会像陶轩这样做。陶轩以为人人都会选择背叛,但是大多数人都能选择一个平衡点,不过激。
陶轩这个人还是太逐利了。

《殊途》中的陶轩在已经出国。
我的关注点在陶轩对叶修才能的看法上。
归根结底,陶轩其实和刘皓一样,也在嫉妒叶修的天才。但这个嫉妒有些不同,刘皓是不服叶修而嫉妒,陶轩则是为自己与天才们的被分隔而嫉妒。
“  这是天之骄子们的特性: 由于得天独厚而习惯于不请自到的收益。这在他们眼里哪怕再不值一提,  对陶轩之流也是拔根汗毛比腰粗。所以他们无法理解他为蝇头小利而头破血流,不明白他要锱铢必较才能积累到些许微不足道的优势。所谓“自我实现”,对一些人来说是云山雾罩,对另一些人来说则触手可及。陶轩艳羡于此,却也注定无法对这一份洒脱和任性感同身受。”
在全职原文中就有提到,陶轩本身也是渴望成为一个职业选手的,他羡慕叶修的天才,只是自身能力让他当了老板。叶修这份天才和吴雪峰与关榕飞身上自带的学术领域如出一辙,形成结界把陶轩隔离在外。陶轩心中的别扭感更显,觉得与他们格格不入了。
类似于自怨自艾,于天骄之子之间的沟壑,使得对方获得的成就陶轩付出百倍努力也难以企及,这太打击人了。陶轩一方面在嫉妒着叶修,另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自我厌弃。他嫉恨叶修的才能,也恨自己没有才能,他更很叶修明明具有才能却从不谅解没有才能的自己。天才们的理所应当太令人痛苦,他们太冷漠,太无情,用一种了然的神色看待庸人们的挣扎——这是陶轩认为的,他恨而不得,便将矛头对准了叶修:
你看看你!吴雪峰好歹还能帮点忙,苏沐橙都能接广告,关榕飞社交障碍但好搞太多,只有你!
这里有个问题很明显,天才和凡人们的差距真的那么大吗?拼了老命却跟不上领头的一根腿毛,大多数人都体会过那种绝望。有自以为有天赋的庸才沾沾自喜,以为可以比肩超神,如刘皓,也有转羡慕为嫉恨,懊恼而愤愤不平将过错归咎他人的存在,像陶轩。世间存在天才,叶修便是。但凡人总是占人类群体大多数,不可能人人都是精英。陶轩带有一点心高气傲,但痛苦于不能成为天才,也痛苦于叶修的天才阻碍了他们之间的沟通。
陶轩的感受有点类似于这样:“好好好,知道你们很厉害,但整天在我面前炫有意思?根本不帮我,自己以为自己了不起啊?”
捧场似的想靠近,都被格挡在外,尴尬得恼羞,顿生被抛弃之感。掺杂在利益不同的摩擦中,日益上升,冲突愈显。
其实并不存在什么炫耀,这对于天才们只是平常事。更何况叶修向来坚持自己的理想。
形成恶性循环。
一腔嫉恨,被天才隔离产生的莫名怨怼,对自身能力不足的懊恼,全化作怒意和恶意倾泻到他最不满的源头上。他直接抛弃了对自身的反省,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牺牲够多,是时候讨债了。天才有什么用,叶修还不是照样保不住自己?还不是一样被我打得抽筋断骨?
当一个人的嫉妒和复杂的因素混杂起来时,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可以冒出来了。陶轩对叶修的恶意,正是掺杂了嫉妒的旧友身份和商人立场。也正是这样,陶轩的心态比刘皓复杂太多。
我很能理解陶轩的痛苦,但不能理解也不能谅解他的做法。他错在想要抹黑叶修的才能,用自己的立场,所谓“利益”去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用志向不同,嘲笑对方的理想主义。
这很没有道理。事实上,历史中有多少天才,就有多少千万倍的小人。他们都为了所谓“志向”,“利益得失”来解释自己的手段,他们都在给天才泼污水。
人要有底线,君子难做,但当当凡人还是可以的,怕就在越过那一步,直坠小人深渊。
陶轩与叶修,终究走向殊途。
当然叶修的可爱处也就此显现出来了,天才谁不爱呢?更何况是那么坚强的天才。

两个充当反派的视角写完了,侑李老师还写了不少叶神身边的人的视角。
较早的有苏沐橙视角的《纯真年代》,这篇标题也是直接使用伊迪斯·华顿的小说《纯真年代》为题,各种意义上都很切合。
如果要寻找两篇文章的共性,我可能不太擅长,感觉怎么联系都是在强行解释,糟糕程度不亚于尬写阅读理解(说实话觉得自己前面也在瞎扯…….各种概念偷换对不起语文老师)
这里胡乱扯一下自己觉得有关联的地方,希望不要被打(x)
1.阿切尔面临两难的抉择,一个是追逐自由,一个是循规蹈矩。同样苏沐橙也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按叶修的建议剪刘海,一个是按照陶轩的安排打厚粉底。
2.阿切尔在内心渴望自由,但同时他选择了被束缚,一度在两者中摇摆不定,做了两手准备。苏沐橙在叶修陶轩和吴雪峰的劝说下也做了两手准备,同时摇摆不定。
3.与阿切尔最终妥协不同的是,苏沐橙最终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就毅然选择了剪刘海,象征她觉醒自我意识,也坚定地站在了叶修一方的立场。阿切尔的纯真年代有反讽是意味在里面,而苏沐橙的纯真年代则是褒义的,澄澈自主,纯真美好,非常的理想。

后面还有什么“阿切尔的两难选择和叶修逐梦与家庭的两难选择类似”“伯爵夫人的自由不羁和其受到的不理解与叶修的经历一定程度上相似”一类奇怪联想。
再扯下去显得非常弱智,打住。

叶修在这篇显得很有绅士风度,温柔的态度对苏沐橙就像对待自己的妹妹,特地问叶秋找药膏,略显笨拙的关注方式极为可爱了。
“她想职业圈大致是座森林,是个世界,  就在她的面前,  而她所见唯有林间漏下些许的光,她是循着这细微的光束去的。”
职业圈里有太多复杂的东西,而叶修成了苏沐橙在职业圈中引领她的光,由此可见叶修的人格魅力。叶修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和理想为苏沐橙开拓了道路,温柔地护着她,但他自己却是硬性子一条,走的路艰难崎岖。
所以吴雪峰才说“对了,之后的话,叶秋——你照应着他点。”
苏沐橙寻光而去,在努力变强,因为她想要保护叶修。后来的最佳拍档的时候是,叶修被排挤的时候是,叶修被迫退役的时候是,陪他在第十区和神之领域打材料的时候是,离开嘉世加入兴欣突破挑战赛直指第十赛季冠军的时候是,世邀赛重逢时也是。
他们都是温柔的人。

吴雪峰视角的《乞力马扎罗的雪》,同样是名著作品题目,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非常有灵性,嚎看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两者间的关联侑李老师已经在完结的叨叨里说过,这里不重复了。
作为老嘉世主力成员之一,吴雪峰存在感很低,作为粘合剂存在。结合前面的陶轩视角和苏沐橙视角来看,这个粘合剂不仅在赛场上发挥作用,更是老嘉世必不可少的重要元素。可以说,少了他,老嘉世的魂就散了一半。
吴雪峰和叶修很像,家庭的环境相似,某种程度上的叛逆(叶修离家出走,吴雪峰放弃出国选择打比赛),理想主义的目标,两人可以进行对比。但之所以吴雪峰还是回到了所谓“正常生活轨道”,还是因为家庭从小开始给予的熏陶。
吴雪峰更像一个普通人,他有理想,但会被现实影响,会为家庭环境和他原本应该担任的责任动摇。他有才能,在别的方面的才能更甚于荣耀。他的性格更难以承受那种离经叛道的压力,“你不像话”,他所受的教育不允许自己这样,但这是他的理想,他从骨子里痛苦着,却仍毅然决然坚持了三年,三年后,回归正途,不知是解脱还是回牢。
主观的想要自由和潜意识的乞求“正经”的精神平衡,很难说清。
叶修不是没有受到家庭的影响,他并不是没有意识到现实的难处,但叶修比吴雪峰更果决,天赋更甚,他有这么一种力量,能够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他更具有神性,一种英雄气概。这是他的强大之处。
其实吴雪峰这样的经历和性格也是他能充当陶轩和叶修之间的粘合剂的原因。他和叶修有共同的理想,真正意义上的志同道合,但他同时也被现实所束缚,他了解嘉世,他需安抚陶轩,让双方间能够沟通。因为他知道叶修绝不会妥协,而陶轩和他们本质上不上是一路人。
吴雪峰和叶修一样,是温柔的人。他始终以一种兄长的方式关注着叶修。

邱非视角的《次生演替》,目前只有一章。但必须得吹一波这个题目了,贴切得令人落泪,为侑李老师疯狂打call。

叶秋视角的文章也有好几篇,《千秋》,《幕间》,《寻常欢乐》。
其实没什么可以说的了,大佬们的长评一针见血,看了令人羞愧。前面也感觉自己是在瞎评。这里只能不要脸地说一下叶秋和叶修兄弟两人的感情。
《幕间》是在叶修处于嘉世矛盾最紧张的时候,叶秋的询问代表来自家的一方的关心。亲兄弟,比父母交流要来的容易,也拉得下面子。可见叶修的家庭并不是永远在施压的,叶秋代表了其中关怀的一面,也是自己的意志,尽管不太能理解兄长的做法,尽管有隔阂,却还是站在他那一边。叶修和叶秋相似也不同,他们经历许多事,但感情没有变淡。离家出走并未磨灭兄弟情,非常令人感动了。叶修在困难时刻得到家庭关心,也是得到了精神的支持。
《寻常欢乐》里的叶修已经得到了家人的支持。这个时候不再是《幕间》那样紧张间喘口气式的得到家庭方面,还是叶秋偷摸给的鼓励。当理想与家庭不再冲突,十多年背负的债终于能还上时,“现在他不用急着醒来了。他闭上了眼。”逃避家庭的责任是迫不得已 但叶修一直没有忘记他应承担的责任将双倍施加给叶秋。他对叶秋应该是愧疚的,对家庭也是愧疚的。他遗憾十多年没有家庭的生活,当双方终于能相互理解后,终于:
“有什么不甘而遗憾的东西破碎了,又有什么浑然一体的东西重新合成。猛然,他意识到自己存在于此不再是割裂的片段,也不再是零碎卡顿的斑驳磁带,而软垫和房间内清香温柔地托着他的后背,此时他感到安定、完整,又感到细微不可言的幸福与快乐。”
这便是叶修在十多年后终于体会到的寻常欢乐。

剩下的还有陈果视角的《穿越暗夜与洪流》,和叶修主视角的《不老泉》
前者还没放完,不太会评,略过。后者侑李老师写得实在太棒,读完后言语匮乏到说不出话来。原文太棒,真的太好,好到哭泣,强调无数次。感觉自己不应该再写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太有碍观瞻。

感谢侑李老师带来那么好的文章,非常爱您和叶神了!!!等了两年终于等到本子简直暴风哭泣土拨鼠尖叫!!
那么多大佬都写过长评,看看自己逻辑混乱感到十分羞愧,希望老师不要嫌弃这篇写得很辣鸡的评orz


2018-05-04 12:08:51 【长不高的荥蟹】 天啊处于被翻牌子的激动中!真的真的很喜欢您的文章!!写得太好难以言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