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一篇十分惭愧的安利

十分感谢,回复在下方^^

江潮:

这是一篇十分惭愧的安利

————

“可原来环境中的标准,即便他自己已经不再采用,但他一定比圈外的人更清楚,更清楚我们所采用的标准是什么。”

看《千秋》到这一段,终于被玛雅的话彻底击中。下面举出书店的例子,几要苦笑,真是最切骨的感受。记得小学时,班级中言情小说风行,我一个字没瞥过,被全部女生隔离。家中书籍众多,长辈虽然不同玛雅的母亲那般耳提面命,然而环境熏陶,只比明说还要可怕。最后经年过去,和母亲谈起往事,她沉默很久后,才道如果这样,看几眼也不是不可以,语气极尽妥协。可她不知道,我上高中后,的确自己翻过,但看了两行便掩卷,读不下去。所以就算时光回溯,该发生的一样会发生。

以这样的经历,和叶神稍稍对照:可以料想,他在十五岁时,经历了一次价值观的分割。割裂结果如何,在原著中看,仿佛还算融洽。但谁真正清楚,那时那刻,会有什么阵痛;分割后,拥有两套系统,不同的对象,又要如何相互妥协。这两套系统在旧嘉世,叶神的行为处事,实际不同周遭的每一个人:太独特,不被理解,太强大,而且孤独。

以有限的,少的可怜的经历,我觉得外界对人的压迫都可消解,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或多或少。但自己对自己的压迫却很难,价值观、准则这一类的冲撞尤其。很难想象,叶神在直面、改变自己的一些旧有体系时,到底经历过什么,想过什么。但从我因两行字掩卷,宁可不改变看,不会简单。

“他知道这边的人因此会怎么看他,看我家。”

曾和林总讨论,如果没有家庭原因,叶神会不会参与进广告和营销。很多同人在分析这一点,喜欢把叶神塑造的不食人间烟火,说老叶深恨营销改变了联盟格局——但这纯属无稽之谈。一个体系,天生会由单纯渐变复杂,多方参与,多方协商,多方妥协,一起共赢。大约是林总搞商务,对这点感切尤深,最后他想了想,说老叶大概会尝试,在他的框架内。他不是固步自封的人,但他的坚守远比大多数人坚定、长远。就像谈判时,面对底线,是不可能后退的。

说完,我说,叶神终究是对家庭眷恋。虽和上一辈理念不一,但家就是家,抛头露面,一部分的意义上就是扇了父母的耳光,把那一套价值观中,以为的最不如人意处摊开了,给同一圈内,同一阶层的人看。他不会这么做的。林总沉默片刻,同意了。同意后他又说,你看,你又说回了原著。

所以,当看到叶秋和玛雅谈话时点到这一层含义,我停顿了很久。从叶神这一举动后,何尝看不出他的坚持、妥协,和温柔。

“但从我的理解上,他其实是被一些东西绊住了、束缚住了,这些东西是他不能丢的,所以他实际操作的余地很小。”

《千秋》这一篇文章的层次,以叶神为中心,叶秋看哥哥,玛雅、吴雪峰从旁解释,后两者站在更为客观、冷静的角度,跨度时间,构成了整体。虽然无论哪一个人都做不到百分之百客观,但角度包裹,总算让出场不那么多的叶神隐隐绰绰显现出来,有了影子。

先开始动笔时,我总想找寻一个譬喻,描述《千秋》中的叶家兄弟,最先想到镜子,深感不合适;又想了双子系统,但估计这双子系统间还塞了一个老大的黑洞,并不是直接互相牵引旋转——可见二人间的隔阂。

然而,叶秋随年龄增长,终于还是逐渐地,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再一次看见他的哥哥。认识到了最后,经过这么长年岁波折,自己原以为对对方的失望,实际上,还是心存敬意。怎么说来着?叶神的原话:“一日是你哥,终生是你哥。”

叶秋不仅和叶修和解,终于还要和自己青春的年岁和解。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这个弟弟年少时,尽管优秀,尽管出挑,但总是笼罩在叶神极富个人色彩的气场之下,那股胸有成竹的孤注一掷,大概也是叶秋希望拥有,但终于不可拥有的气魄。

说到底,这该是一种天赋。

————

感谢 @侑李 老师,写出这么精彩的文章,安利角度狭窄,夹杂了太多过于个人的经历,实在道不出万一。十分惭愧。

首先非常感谢姑娘,也很开心很多写作的时候关键点被一一寻觅到并提出来。老实说同人文作为九流小说要尝试去搞点什么文学艺术上的尝试其实是吃力不讨好乃至讨打的事情,我现在写的回应也是一样,所以更希望大家把长评和回应更多地当做讨论而非文本解读来看,毕竟对原本就不属于我的角色,看法理所应当十分多元啊^^

所以作为(可能并没有人在意的)讨论回复,那么就在姑娘提及的基础上说一些我试图在文中传达的、对叶家兄弟这两个角色及关系的本身的看法吧^^

“兄弟”对大多独生的同龄人来说太容易想当然了。一方面,实际上仅凭血缘和一张脸或者这样那样一点共通就要论证出“兄弟俩本质完全相同”是很强行的事,两人显然是从阅历到思维的后天教育都在不同方向上的人,其中一人能意识到的事,另一个未必。另一方面,叶秋可以说是家庭对叶修态度上的一个代表,种种温馨亲情中也会阶段性地产生某些负面情绪,对此的一二猜测都已经在文中写出,不再赘述。

接下来的和解,姑娘说得已经很全面了。在负面情绪逐渐瓦解、叶秋逐渐从固有思维中跳出来重新审视叶修乃至他自己的过程中,Maya是提点性的局外人,吴雪峰则是沟通性的桥梁;前者和后者在拥有与叶秋类似经历属性的同时拥有的人文素养和独特经历都具备来自外部的催化效果。这始终是一个私设,不过从我的私心上讲,确实不忍心看到叶修一直不被亲人所理解。

我在今年529生日的时候开玩笑,说叶家兄弟是并不混账的混账哥哥和并不笨蛋的笨蛋弟弟。Everybody Wants Some 的意味是有些青春躁动的,还有些《围城》。人人皆有所望,或许还望过对方碗里的,但经历成长中的误会与和解,最终还是作为独立而亲近的兄弟站在一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